http://viajesmandarin.bianyou.com/
探索http://yellowpage.elmandarin.es/2015/04/%E6%8E%A2%E7%B4%A2%E6%97%85%E8%A1%8C%E7%A4%BE/
阳光商旅http://yellowpage.elmandarin.es/2015/05/%E9%98%B3%E5%85%89%E5%9B%BD%E6%97%85/
君安旅行社

军事紧急部队的【逆行者们】:疫情时期的生活

2020年04月14日 11:28 来源:欧华报


/

 

  20分钟消息(编译 青峰) 西班牙军事紧急部队(UME)在疫情中再一次走到聚光灯下,为维护国家秩序与安全做着“逆行者”。

 

 

  迄今为止,其来自西班牙陆军的3,063名士兵,来自空军的247名士兵,来自海军的76名士兵和来自西班牙武装部队共同部队的41名士兵,已针对森林火灾,地震,洪水或降雪进行了300次救援行动。

 

 

  据报道,UME在全国部署了一半的人员,重点负责疗养院和医疗中心的消毒工作。

 

  来自马德里的中尉Antonio Gómez Portela今年27岁,手下领着40名士兵(其中25%是哥伦比亚裔和厄瓜多尔裔)。他们的任务是为阿拉贡地区智力障碍人士协会阿拉贡中心的每栋楼进行消毒。UME的士兵们还要对现场桌椅,栏杆,门把手,电灯开关等进行清理消毒,整齐快速正体现了他们的训练有素。

 

 

  据悉,该中心有200多名智障人士。三周前这里迎来一场疫情爆发,导致五人死亡(另外两名死于旧疾)。目前,有31人被隔离在该中心的保护区内,另有9名正在住院,状况平稳。

 

  当这家中心工作人员安排大家有序地进入相邻的花园,进行消毒工作的时候,Antonio Gómez Portela命令下属对这家中心建筑进行监控。这位年轻的中尉说:“自3月16日星期一开始部署以来,我们营一直在阿拉贡,拉里奥哈,纳瓦拉和加泰罗尼亚开展工作。”

 

  现年36岁的Fabio Quiroga来自亚美尼亚(哥伦比亚),是两个8岁和4岁的孩子的父亲;还有厄瓜多尔人Ángel Cañizares今年37年岁,有两个14岁和1岁的孩子。在2008年到2014年之间,他们都曾在黎巴嫩参加过多次国际任务。

 

  据透露,由于疫情感染人数众多,这种情况几乎可以视作战争。尽管“我们去的疗养院没有发现任何严重情况。但是一些在马德里的‘队友’确实目睹过非常严酷的场面,他们要将死去的长者转移到太平间。”

 

  此外,在UME已有12年的下士Mario Navarro今年31岁。对他来说,印象最深的是“与感染了病毒的老年人一起进入房间,看着他们被隔离。”Mario Navarro的伴侣是萨拉戈萨诊所的住院医生,也要在新冠病毒感染风险中工作。“我们已经有一个月的时间没有见过面了,我们俩一直担心别被感染,而且我真的很想念她。”

 

  Jorge García Bugallo今年42岁,已婚,是两个孩子(分别9岁和3岁)的父亲,自2012年以来一直在UME工作。2000年至2009年期间,他曾在科索沃(两次),马其顿,黎巴嫩和阿富汗执行过五次任务。他承认,最困难的事情还是在老人院里看到老人们受苦,因为“他们就像我们的父母和祖父母一样,是他们抚养了这个国家的后代。”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