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viajesmandarin.bianyou.com/
探索http://yellowpage.elmandarin.es/2015/04/%E6%8E%A2%E7%B4%A2%E6%97%85%E8%A1%8C%E7%A4%BE/
阳光商旅http://yellowpage.elmandarin.es/2015/05/%E9%98%B3%E5%85%89%E5%9B%BD%E6%97%85/
君安旅行社

【05.11】温州商人成西班牙第二大医疗物资供应商,马德里第一天发口罩,医生担心疫情再爆发

2020年05月11日 11:38 来源:欧华报


/

 

  欧华报综合消息(编译 易安) 截止发稿前,据西班牙卫生部发布数据,只经过PCR核酸检测的确诊患者累计227436人,治愈137139人,死亡26744人。

 

 

  截止发稿前,19个省市共227436例确诊患者,较昨日新增373例,增幅0.17%,确诊患者分布如下(马德里每日数据在卫生部发布后还会更新,下图中马德里新增患者人数是根据更新后数据计算;加泰大区昨日数据有更新,因此新增人数按照更新后数据计算):

 

 

  备注:大区确诊人数较之前有所下降,是因为西班牙更改了统计方式。之前确诊患者包括经过PCR核酸检测和抗体检测的总数,但从4月25日起,只有PCR核酸检测呈阳性的患者才算新增患者,因此,4月25日之前的数据中抗体检测患者的人数被核减,确诊总数也随之核减。

  截止发稿前,19个省市共26744例死亡患者,新增123例,分布如下:

 

 

  下图中绿色部分为经过PCR核酸检测的患者,浅蓝色部分为抗体检测的患者,深蓝色折线为每日确诊患者增幅百分比:

 

 

为转入降级第一阶段 马德里将雇佣650名专业医护加大PCR检测

  第一次申请降级被拒绝后,马德里计划于5月18日(下周一)再次提出申请,为了通过要求,马德里将雇佣650名专业医护人员,加大每日PCR检测,目前,马德里每天约完成1.1万次测试,之后该数字预计会达到1.5万次。

  马德里大区卫生部长恩里克·鲁伊斯·埃斯库德罗 (Enrique Ruiz Escudero)在上周五指出,其他一些尚未达到的标准在5天内都能完成。例如,政府要求每1万居民有2张UCI病床,也就是说马德里需要配备1400张,目前马德里有1350张,普通病床要求每1万居民有37至40张,相当于马德里应该有24750张普通病床,目前大区只有17000张,但预计很快会达到24730张。所有这些数据都没有将Ifema医院计算在内,而该医院有5500张普通病床和500张UCI病床。

  马德里大区主席在周日的会议上坚称,马德里需要向前迈进,她在申请书中加入了经济原因,提醒政府马德里拥有60%的大公司,而他们是推动整个西班牙继续运转的必要引擎。

  除马德里外,Castilla-La Mancha大区也将在5月18日(下周一)再次申请进入降级阶段1。

 

每天鼓掌有何用?医生遗憾:放宽限制后民众的自我防护心理丝毫未变

  “我们医护工作者听见了掌声,但是我们也看到群众的自我防护心理没有变化。”索菲亚·拉布拉多(Sofía Labrador)今年30岁,在Hospital Universitario de Jerez de la Frontera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工作了4年。Jerez de la Frontera从本周一进入了降级阶段1,尽管医院保证为阶段1做好了准备,但同样要求群众不要放松警惕,如果不多加注意,一切都会从头开始。

 

 

  没有疫苗的世界十分脆弱,医护人员的健康状况对降级工作顺利完成至关重要,但索菲亚表示,在她那里只对与新冠确诊患者接触过的医护人员做检测,她自己只做过一次快速检测,结果是阴性,但是该测试的准确度不超过30%。

  索菲亚还爆料,保护小组到达医院的速度很慢,“我们完全不受保护,就像在打一场没有武器和盾牌的战争,每个医护人员只有1到2个口罩,但是需要工作24个小时。”

 

医生担心疫情再爆发:“我们还没有准备好”

  在过去的两周中,西班牙医护人员确诊人数猛增,近5万名医护人员检测呈阳性,专业人员的感染率增长速度是普通人的两倍,一方面是由于诊断测试的增加,另一方面则反映了西班牙危机管理的弱点,以及卫生系统可能会遇到的困难。

  马德里初级卫生建议文件的合著者,也是家庭医生的萨尔瓦多·卡萨多(Salvador Casado)表示,由于抗疫进入下一阶段,人员短仍是医院的主要担忧之一,“现在人们开始出门,感染风险加大,如果不采取严格的安全措施,他们将成为主要的传染源。”卡萨多还认为,卫生行政部门与医护人员的对话缺少及时性和透明性。

  卫生联合会秘书长安东尼奥·卡布雷拉(Antonio Cabrera)称,从工人委员会那里了解到,初级卫生专业人员还需要增加20%,以便进行接下去的抗疫工作。现在的医护人员已经精疲力竭,他们缺少个人防护装备,还必须增加班次。尽管缺少个人防护装备的问题已经有所缓解,但情况仍然不是最理想的状态,因为仍有许多医院在重复使用这些装备。

  除了对行政部门和卫生系统的要求外,卡萨多还要求市民应当遵守降级计划要求,“如果人们不遵循要求,那降级计划将毫无意义。”他希望没有接触到新冠病毒的群众不要“遗忘的太快”,“我们在经历前所未有的苦难,这2个月看到死亡的人数比过去10年都多,这不能再来一次。”

 

马德里将建立一家类似Ifema的医院 永久致力于治疗流行病

  马德里大区主席伊莎贝尔·迪亚兹·阿尤索(Isabel Díaz Ayuso)接受采访时称,将计划建造一家医院,该医院类似Ifema,主要用于治疗冠状病毒之类的流行病,该医院可容纳1000张病床,配备所有所需设备,并准备足够的空间供家人探望。

 

 

  此外,大区政府正在研究,要求在所有公共场所都必须戴口罩,一些空旷的地方,例如公园,可能不一定有强制要求,但在封闭的空间和与他人距离较近的地方,戴口罩是“不传播病毒的基本方法。”

 

降级要求的更正引起混乱

  本周一,超过一半的西班牙人正朝着新常态迈进,但阶段1的第一天充满了不确定性,西班牙卫生部紧急协调中心主任费尔南多·西蒙(Fernando Simón)周日表示,政府无法监管一切,降级计划的实施还要依靠“个人责任”。

  最初,行政部门称禁止市民前往同省内第二住所,但西班牙首相桑切斯却在周六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市民可以这样做,这迫使Moncloa首相府临时对规定进行更改,允许市民可以前往同省内的第二住所。另一项更改是,起初规定住在一起的市民同乘一辆车时,无需佩戴口罩,但新规定要求即使住在一起,乘车时都应当尽量保持距离并带上口罩。

  据要求,酒吧只能开放露台的50%,不能提供内部服务,还需要满足每日消毒的要求,这种情况下,酒吧很难获利,尤其在受到两个月警戒状态的限制之后,因此,即使可以重新营业,大多数的酒吧也拒绝开门。酒店业的情况与之相同,现在公民出行仍限制在本省内,因此大部分的酒店都选择等到阶段3之后,再考虑重新开门。

 

第一天开始发口罩 看看市民怎么说

  从5月11凌晨00:00点,马德里开免费发放口罩,有药店在45分钟内,给6名市民发放了20多个口罩。27岁的纳塔利娅·费尔南德斯(Natalia Fernández)带着家人的6张医保卡领走了6个口罩,但是当她想给她一岁半的孩子要一个口罩时,药剂师表示没有给孩子用的口罩,如果需要的话必须以7欧元的价格购买。

 

 

  纳塔利娅的叔叔泽维尔·费尔南德斯(Xavier Fernández)想知道下一个口罩何时分发,大区表示会在未来几天内向市民提供,但泽维尔讽刺说,“在选举的时候,政府疯狂给我们寄信,但是现在却不能寄一个口罩到家里。”

 

 

  小学老师拉斐尔也在凌晨就领取了一家四口的口罩,他害怕早上再来会有太多的人,以至于拿不到分发的口罩,同时,他也担心这些口罩会被领取的人二次兜售。

 

 

  San Blas附近Lucano大街上的药房上午9:30开门,为了保证领取口罩不会影响正常的药品出售,他们要求顾客排成了两队,一队为领取口罩,一队为买药。虽然大区政府表示凭有效居住证就可以领取口罩,但是在Ventas旁Avenida de los Toreros上的药房,由于证件系统无法识别,已经有多名持NIE的居民没有领到口罩。

 


大区发的口罩为中国制造
大区发的口罩为中国制造

 

温州商人 成为西班牙第二大医疗物资供应商

  西班牙卫生部与香港Travis Asia有限公司签署的口罩等医疗设备的供应合同,价值2.45亿欧元,该合同之前一直以紧急情况的名义没有公开宣布,据《El confidencial》报调查,采购主要接洽人是公司董事,29岁的余学礼。除了香港Travis Asia有限公司外,他与父亲余强春还是浙江特拉维斯贸易有限公司的股权所有者。

 

 

  据悉,余强春为著名浙江温州籍商人,14岁开始创业,干过农活、当过小工,卖过童装,做过西装,最后踏入服装行业。勤勤恳恳接受市场洗礼40年,他的浙江迷西仕服饰有限公司是西班牙Inditex公司旗下品牌主要供应商之一,与Zara品牌合作近20年。香港的Travis Asia有限公司主要从事进出口业务,负责人为余强春之子余学礼。

 

 

  目前,卫生部已经从香港Travis Asia有限公司采购了120台VG70和Vella型号的呼吸机,5600万个FFP2口罩,3300万个外科口罩,250万个FFP3口罩,共价值近2.5亿欧元,国立卫生管理研究所(Ingesa)需提前支付费用以保证完成交付。

[编辑:]